·好心邻居搬家前希望有人照顾“袖珍妈妈”

好心邻居搬家前希望有人照顾“袖珍妈妈”
来源:http://www.vmmvmm.com 作者: * 发表时间 : 2017-05-11 23:48
杨春凤靠出摊卖鞋垫来维持母子俩的生活记者李洪亮摄   50岁的徐大姐,住在朝阳小区。再过一段儿时间,她就要去哈尔滨生活了。可她一直放心不下邻居的袖珍妈妈杨春凤。这几天,徐大姐四处求助。她希望能在自己离开前,给生活贫困的杨春凤,找一个能遮风挡雨的小摊位。另外,还希望能有人,接替她和爱人的工作,帮杨春凤上上货,干些出力气的活儿。顶着烈日,徐大姐奔走了好几天。可这两件事儿,一件也没落实。   邻居结缘一碗酸菜炖粉条   50岁的徐大姐,住在普阳街的朝阳小区。徐大姐的邻居,是一对儿残疾夫妻,丈夫是小儿麻痹,妻子叫杨春凤,先天畸形,身体矮小,只有1米高。她不仅肢体残疾,视力也很低。一家人的生活,靠这家男的,在附近市场修鞋维持。   起初,两家人联系不多。徐大姐说,让她们两家结缘的,是一碗酸菜炖粉条。2012年冬天的一个晚上,徐大姐回家。正好遇到杨春凤在厨房做饭。而做的菜,就是酸菜炖粉条。菜出锅了,锅铲很难把粉条,都盛进碗里,不少粉落在外头。   徐大姐说:我看见她,用手摸索着,把粉条卷进了碗里,才觉得这个平时笑呵呵的小女儿,生活的如此不易。   此后,两家的关系近乎了。隔三差五,徐大姐就会关照杨春凤。俩人摘菜时,也坐在一起唠唠家常。2013年春,不幸降临。杨春凤的爱人,在出摊时,突然昏倒,回到家没几个小时,就去世了。医生诊断,是心梗。杨春凤爱人出事儿时,在跟前的也只有徐大姐两口子。   邻居出资帮袖珍妈妈创业   送走了丈夫,杨春凤日日猫在家里,以泪洗面。12岁的儿子,还要上学,而她没有劳动能力。一家人,只能靠低保过日子。这一下,日子更加艰难。   杨春凤说,丈夫在的时候,每天能有二、三十元的收入。一个月千十元钱,就是他们一家三口的生活费。而自己的低保钱,可以用来供儿子读书。丈夫没了,她的钱,都不够母子俩生活。儿子自达父亲去世,每天早上,都不肯吃早饭。总是跟她说:妈,我不饿!杨春凤心里明白,儿子这是为了帮她省钱。   就在她为生计发愁时,徐大姐来了。她安慰着杨春凤,同时也给她出主意。你爱人在市场上,不是还有个摊吗?你把它顶起来,做点儿小买卖。徐大姐出了本钱,自己去光复路批发了各种鞋垫。让杨春凤在自己的修鞋摊出售。   回忆起第一天出摊的情景,杨春凤至今还记得。那天是徐姐帮我摆的摊,她把鞋垫分类放好,然后告诉我每种卖多少钱。这天,徐大姐陪了她一天。帮着她卖鞋垫,生意并不是很好,只卖了10元钱,靠的还是丈夫修鞋时的回头客。就是现在小摊的生意,也一直仰仗着老邻居。   昨天上午,邻居李女士,要买一个后跟贴,特意绕了几条街,到杨春凤的小摊来买。李女士说,杨春凤一家人都很热情。以前她爱人在时,帮大家干点儿小活儿,都是免费的。有时买菜拎东西多,也都寄放在他们家的修鞋摊。现在,就是多走几步,她也会来关照杨春凤的生意。   新增饮料项目上货全靠邻居帮忙   漫长的2013年,对于杨春凤母子来说,异常艰辛。修鞋摊很简易。市场东门外楼梯下的一块空间,支上几个木方,再钉上木板,就成了修鞋的小棚,空间不足2平方米。没有水电、没有取暖。夏天热,冬天冷。有几次,杨春凤忙乎着,就晕倒了。过了很久,邻居们看不到这个袖珍妈妈,过来找,才发现她躺在地上。   邻居们说,给我喷凉水,按人中,这些我都不知道。杨春凤说。冬天,没有取暖,她猫在棚子里,手脚冻得,像猫咬一样的疼。双膝患上了严重的滑膜炎,要手术,十几万的费用,杨家根本拿不起。为了能多赚个1元、2元,她还是得坚持。   2014年,徐大姐觉得,单靠卖鞋垫,收入太少了。又帮着杨春凤,增加了饮料的项目。新项目来了,一箱箱饮料,杨春凤别说搬,就是靠推,都整不动。上货、搬货的活儿,又都落到了徐大姐两口子的身上。   夏天来了,冰冻的饮料好卖。杨春凤没有冰箱。徐大姐就捧着饮料,挨家挨户地往邻居家窜。求邻居们,每家给冻几瓶。第二天早上,她再挨家挨户地取回饮料,放进一个泡沫箱,用小被盖上保温。就这样,一点点儿地,帮着杨春凤支撑着摊位,增加收入。   杨春凤说,一年多来,卖得最多的一次,是30元钱。这样,能赚到10元吧,也是她最开心的一次。   邻居要搬走放心不下袖珍妈   这几天,徐大姐四处奔走。她去了市残联,又找了区残联,还和社区联系了。她想给袖珍妈,弄一个能遮风挡雨,又冻不着的助残摊位。还想找人,能帮杨春凤,干些搬搬抬抬的体力活。   原因是徐大姐两口子,要搬走了。因为患病,她要去哈尔滨女儿那里做手术。再加上休养,要去很久。   徐大姐说,孩子要上学。平时,每天6点来帮杨春凤出摊,6点半,就去上学了。到了晚上,孩子放学,才能帮杨春凤收摊。有时候,杨春凤饿了,也回不了家,只能在小摊前干靠。特别到了冬天,天黑的早,小摊又冷,出摊的日子,就更难熬了。   徐大姐总是埋怨杨春凤,让她好好吃饭。可杨家的伙食,实在让她看不下去。你说说她,上顿米饭泡水,就大酱,下顿米粉泡水就大酱,这身体能好吗?虽然徐大姐总埋怨,也常常接济母子。可这日子,过的就是这么紧吧。   孩子上学的午餐,是学校免费提供的。只有每天的这顿饭,13岁的小伙子,才算能吃饱。到了晚上,杨春凤时常累得,不想动弹。有时候,自己对付一口。邻居送的磕破的便宜鸡蛋,给孩子炒个黄瓜或者西红柿,就算是最好的菜了。   杨家是回族,从丈夫去世后,杨春凤没买过肉,她也没吃过。儿子几次,馋得嗷嗷叫,她就拿3元钱,买个鸡骨架,让孩子解解馋。自己绝对舍不得吃上一口。   得知徐大姐一家要搬走的事儿,杨春凤心里直打鼓,他们两口子,能顶我们家半边天,要是他们走了,真不知道我们娘俩咋办。   徐大姐说,在她走之前,如果这两件事儿,都办不下来。就希望能有好心人,顺路过来时,多光顾杨春凤的小店儿。昨天一位老人在杨春凤的摊上,买了2副鞋垫。他付了5元钱,收到找回的3元钱,有些惊讶。不是应该找1元吗?杨春凤笑答:大爷,1元一双,2双找您3元,没错。   送走了老人,杨春凤说,不管老人孩子,都不能唬弄。而且,她卖的东西,都比市场上价低。   建阳社区的张书记说,杨家的事儿,社区一直都在关注。不仅给母子俩办了低保,党员结对子,也让她们家优先。社区能给的帮扶,都会按时发放到她们家。对于徐大姐想帮杨春凤找个助残摊位的事儿,社区也在想办法。张书记说,她也觉得杨春凤的情况,做点儿小买卖,还是比较适合的,而且能从根本上,解决她们家的实际问题。   如果您能在普阳街与春郊路附近,为袖珍妈妈提供一个出摊的场所;或者能接替徐大姐,帮助袖珍妈妈,请与我们联系043196618。   新文化报(姜彦艳)